非常杂食
时常离线

[喻王]b

私设如山ooc

@喻王深夜60分~玩战术的

王杰希和喻文州熟稔起来还是从第五赛季的夏休开始。

喻文州和黄少天来北京旅游,王杰希被黄少天扰的不胜其烦来当地陪。
北京夏天要么艳阳高照,要么大雨倾盆,王杰希随口找些假期人太多,夏天天气不好等借口被喻文州一一化解,无从回绝的王杰希一脸本王很不爽的带着两只羊逛故宫,登长城,请吃全聚德还不行非得再吃大董。
送两位登机离开的时候,王杰希终于露出了最真诚的笑容,随口客气:“得空儿再来玩。”
没想到此后,这成了喻文州步步为营的好借口。

一赛季38轮比赛,主场客场各19,从第六赛季开始,每逢蓝雨客场来战皇风,微草也恰好是主场的时候,喻文州便十分不客气的拖着王杰希逛北京。
蓝雨若来战微草那就更别提了,根本没有一点宿敌的矜持。

起先王杰希十分敷衍,带他去地坛逛一会便顺腿拐到南北点心的老铺坐一下午,吃遍每一个充满典故的包子。
再次带他逛一会儿雍和宫又顺腿拐进麻小火锅一条街,只吃的两人摊在酒桌前一罐罐的喝凉茶。
等到前门没走到一半就吃进一顿爆肚之后喻文州便主动点名景点了。

王杰希带他在北京大街小巷游历,作为久负盛名的旅游城市,无论寒暑假期,人总是很多。
他们逛过初春紫禁城,各种木兰弥漫整个天空;
逛过盛夏的北海,绕着湖走上一圈也没找到通往湖心岛的路;
在黄叶满地的地坛找一条矮凳闲聊,捡一叶秋天;
在严冬肃穆的颐和园踏冰而行,提及电影中的一只鸵鸟相视一笑。

他们互相拍照,也被请帮忙拍照。
喻文州气质很好,王杰希随便啪一张都十分上相,反过来却不那么顺利,每次总要被喻文州指挥很久又拍很多角度才作罢。
“你的那里都是我的照片,我都是你的。”
喻文州随口说的话,听上去仿佛十分了不得。

走不动了王杰希便带他着坐44路,绕着二环兜圈,给他讲京城掌故,更累的时候就带他去坐300路,见识著名的三环停车场,纹丝不动的时候给他讲风驰电掣的京城纨绔,号称二环十三,兜一圈二环,只要十三分钟。

“北京有没有你没去过的地方?”喻文州讶异他信手拈来的故事,随口问到。
“有,还不少,托福,走了不少地方,”王杰希没什么隐瞒,“小时候在西边玩的多,北京又大,好多地方都不知道,你指名要去前门,我没去过,看着站名腹诽,大栅栏是个什么地方,后来才晓得原来不那么念。”
仿佛是觉得特别好笑,王杰希停顿了一下,又继续说“怕干逛无聊,后来就翻帖子找攻略看了不少。”
喻文州有一点被触动,想说句情话却又怕唐突,随口问道:“那还有什么地方你想去没去过的,不如一起。”
王杰希想了想,打开地图指给他看,一个叫中海,一个叫南海。
喻文州哑然失笑。

每次的行程都很紧,喻文州似乎也并不着急,王杰希住的颇远,喻文州便带他就近住在旅馆里,有时是一间熙熙攘攘的快捷酒店,有时是旅人各异的青年旅社,住过起的名字叫七星的五星酒店,睡过连一张小窗都没有的闭塞房间,王杰希觉得这种体验很新奇,他在北京长大,却从没感受过北京的旅店。

一开始喻文州道貌岸然的订标准间,也装模作样的与他道多谢,辛苦,晚安。
后来也不记得是哪一次了,订了一间小房间,依旧是标间,依旧是多谢,辛苦,晚安。
在空调的嗡鸣声中,王杰希半梦半醒的听见喻文州说,“杰西往里靠靠呗,我那床直吹空调有点冷。”
许是睡得迷糊了,许是熟稔到放下防备,王杰希向里翻了个身没应声,却还迷糊地分了半条毯子给他。

“喻文州,你……你没事吧……”
“正常反应。”
“……,一般不都是早上么?”
“那是正常反应,我是正常反应。”

东郭先生与狼
吕洞宾与狗
郝建与老太太
王杰希与喻文州。

“论运气,我自信也能胜你一筹,论心计,”王杰希叹了口气,“喻文州,我自叹不如。”
喻文州没说话只是笑,心里却慢慢接口:
不是哦,论运气,我也比你好。
“也谢谢王队,让我算计。”

评论(7)
热度(49)

© 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 | Powered by LOFTER